還押人士家屬投訴懲教人員毆打其兒子 (Chi only)

民權法律中心

本港現時由懲教署管理的懲教院所合共有28個,平均每日在各院校所監管的人士大約有8,000人,當中包括已判刑的在囚人士及正被起訴而不獲保釋的還押人士。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協)民權教育中心一直關注在囚人士的權益,多年來收到不少投訴指在囚人士及還押人士涉嫌被懲教人員毆打,但由於監獄環境封閉、在囚人士即時對外聯繫求助方式不足及缺乏有效外部監管,大多數投訴被打個案最終均難以證實。

 

社協最近收到一名被囚於荔枝角收押所的還押人士投訴,他表示於月前在荔枝角收押所被三名懲教人員毆打,至少兩條肋骨出現骨折,而懲教人員又不讓他去醫院治理,後經當事人母親揭發而作出投訴後,才獲送往醫院救治;及後,當事人透過其母親報警,惟一個多月後仍未有調查結果。為此,社協聯同被毆打還押人士的母親及另一名剛由荔枝角收押所獲釋人士舉行記者招待會,揭露有關違法侵權事件,呼籲當局盡快進行有關刑事調查及起訴,同時促請懲教署加強對在囚及還押人士的人權保障。

 

有關個案情況以下:

 

王先生(化名)於本年4月底因涉嫌觸犯刑事罪行被捕及被起訴,由本年5月初起被還押於荔枝角收押所中。於本年7月初某日,王先生因喉嚨發炎要求看醫生及吃藥,他向荔枝角收押所的懲教人員提出要求但被阻撓,而過程中王先生的言詞可能有點不禮貌(說了一句粗口),隨即被超過3名懲教人員帶至一房間毆打及被噴糊椒噴霧,過程中毆打和噴糊椒噴霧輪流進行,當中王先生被先後3次毆打,上身嚴重受傷,至少有兩條肋骨出現骨折。王先生當時認出,至少有3名在場懲教人員不斷毆打他,該3人分別姓陳、姓鍾及姓趙。更有甚者,王先生被毆打後縱使嚴重受傷,但仍不獲安排到醫院接受治療。

 

王先生的母親楊女士(化名)於其兒子被打當日也剛巧前往荔枝角收押所探訪,但等了幾小時仍無法與王先生見面。楊女士於兩天後再去探訪,終於見到王先生,但隨即發現他身體扭曲,細問下才知他被懲教人員毆打而又不獲安排送院。楊女士十分憂慮他兒子的健康情況及人身安全,但她對如何投訴跟進所知不多,向荔枝角收押所管理層求助,對方只叫她聯絡懲教署投訴組。楊女士於翌日立即致電懲教署投訴組,幸好有一負責人員立即跟進,並安排王先生到伊利沙伯醫院治療。

 

王先生於伊利沙伯醫院一共住了6天,期間楊女士每天悖有到醫院探望王先生。醫生證實他至少有兩條肋骨有骨折,如不及時就醫情況可能十分嚴重。楊女士表示,王先生在醫院期間,懲教署署長也曾前往探望了解事件,並著他作出投訴。王先生對被毆打感到憤憤不平,因此請求母親代為報警。經過超過一個月時間,案件仍在調查階段,而警方也曾到荔枝角收押所向王先生錄取口供。

 

王先生於事件發生後,曾寫信給社協希望給予協助,但由於還押人士及在囚人士對外信件內容均受懲教院所人員檢查,因此信件未能交代詳情。社協幹事其後以朋友身分到荔枝角收押所探望王先生,他詳細講述事件經過,希望社協幫忙跟進事件作出追究,也希望公開事件讓社會了解。

 

除了王先生的個案,社協不時收到還押人士及在囚人士指被懲教人員毆打的投訴,單在過去一年已收到約5宗涉嫌監獄內毆打個案,但由於監獄環境封閉而缺乏有效外部監察,大多數投訴不易證實;除王先生個案,現時社協也正積極跟進另一宗涉及赤柱監獄在囚人士被毆打的投訴,正和懲教署聯繫中。

 

總體而言,對於王先生被毆打個案及相關問題,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有以下要求:

 

  • 警方盡快就王先生的指控進行刑事調查,將施暴者繩之於法,以維護社會公義及還王先生公道;
  • 懲教署須全面檢討現時懲教院所對還押及在囚人士人身安全的保障,杜絕任何執法人員違法行為;及
  • 政府應全面改善對懲教制度的監管,包括容許關注人權的非政府組織到懲教院所接受投訴及作出外部監督。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民權教育中心

2019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