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長者跌倒風險調查報告 及 就長者防跌服務向立法會申訴

香港老人權益聯盟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與香港物理治療師協會於2018年進行基層長者跌倒風險調查,了解長者跌倒現況及服務需要並提供跨專業防跌服務。調查發現兩成社區長者具顯著跌倒風險,一成長者具顯著多次跌倒風險。跌倒是可以預防的,惟現時社區防跌篩查、物理治療及家居改裝等服務均嚴重不足,不足兩成高危長者曾獲防跌訓練,不足一成獲家居安全評估及改裝,不少長者因嚴重跌倒後才獲政府提供防跌服務「跌倒後才防跌」,同時有需要長者家居改裝(如安裝浴室扶手) 及防跌用品(如手杖及輔行車) 困難重重,基層長者亦未能負擔費用。

 

就此,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及香港老人權益聯盟代表,聯同基層體弱長者個案,約見立法會房屋及衛生事務委員會議員,包括: 李國麟議員、尹兆堅議員、梁志祥議員、許智峯議員及陸頌雄議員,促請社會關注長者跌倒危機,社協及老權倡議當局推動社區長者防跌篩查,及早識別高危長者提供針對性預防,包括加設社區防跌診所,資助物理治療服務及職業治療服務,家居風險評估及改裝,以及購買防跌用品等,加強基層醫療健康以保障長者健康,同時避免長者跌倒帶來公立醫院及安老院舍服務壓力。衛生事務委員會李國麟副主席,及房屋事務委員會尹兆堅副主席均同意將長者防跌加入事務委員會議程,以及要求召開公聽會促請當局改善服務。

 

調查背景

 

跌倒是本港長者受傷的最主要原因,每年逾四萬四千人次因此住院,近三百人因而不幸離世,其心八成為長者[1],獨居長者於家中跌倒失救慘劇更是無日無之。根據醫管局及本地研究數字[2],每年約兩至三成長者曾跌倒,推算每年逾三十萬長者曾經跌倒,其中約一成長者更因此骨折[3]。可見跌倒除令長者身心受創,亦令公立醫院爆滿情況百上加斤,同時不少長者因而失去自理能力,被迫入住安老院舍。可見長者跌倒帶來家庭及社會問題。

 

本屆政府承諾大力發展基層醫療健康,強調預防勝於治療及發展社區健康網絡。長者跌倒為重大健康風險,現時醫管局提供「防跌診所」服務,為長者提供風險評估,了解經常跌倒的原因及跨專業跟進,包括由物理治療師提供訓練,職業治療師提供上門家居評估改裝,藥物覆檢等等。惟現時防跌診所集中處理住院及多次跌倒長者,變相「跌倒後才防跌」,亦忽略社區長者風險及防跌需要。因此調查集中了解社區基層長者的防跌需要,為113位基層長者提供跌倒風險評估,識別容易跌倒的高風險長者提供物理治療介入,家居環境改善及社工個案跟進。

 

        調查為113位60歲或以上居於社區的基層長者進行問卷調查,並由物理治療師以伯格氏平衡量表(Berg Balance Scale) 評估社區長者跌倒的風險。伯格氏平衡量表為國際廣泛使用的人體靜態及動態平衡力臨床測試,具出色的有效性及可靠性,經評估得分在45或以下表示有顯著跌倒風險,經評估得分在37或以下更表示有多次跌倒的風險。是次評估長者主要居於九龍西及九龍東區,調查採用立意抽樣(Purposive Sampling),對象為本會所接觸的基層長者。

 

調查結果

 

        調查受訪者以女性為多,佔82%,男性則佔18%,平均年齡為79歲。在113位被評估的長者中,20%長者的伯格氏平衡量表得分為45分或以下,具有顯著跌倒風險,更有10%長者的伯格氏平衡量表得分為37分或以下,有多次跌倒的顯著風險。 調查同時針對其他引致社區長者跌倒的風險因素,研究顯示長期服藥、患有長期痛症、視力欠佳及有失禁問題長者的跌倒風險均較高。調查受訪者中83%有長期服用藥物、有70%患有長期痛症、有32%自評視力為差及極差、同時有29%表示受失禁問題困擾。在身體狀況方面,絕大部份受訪者 (93%) 患有長期病,最常見為高血壓 (63%) 及高膽固醇 (52%)。值得留意的是,受訪者中不少患有與跌倒風險有直接關係的疾病,如骨質疏鬆 (34%) 及關節炎 (35%)。

 

在跌倒狀況方面,在過去六個月中有22%社區長者曾經跌倒。在不幸跌倒的長者中,最多受訪者於家中跌倒,佔42%,其次為行人路,佔34%。在跌倒的後果方面,有25%曾跌倒長者表示因此失去知覺,有42%因此而求診,有25%因此住院留醫,更有17%因跌倒而骨折。在照顧方面,有21%曾跌倒長者表示因跌倒而失去自我照顧能力,需要家人照顧,申請政府社區照顧或院舍照顧服務。在防跌服務方面,只有19%高風險長者曾接受物理治療或防跌運動訓練,亦只有9%高風險長者曾進行家居改裝,如浴室扶手、防滑設施及防跌欄杆及扶手,同時沒有任何受訪者曾接受醫管局「防跌診所」服務。值得留意的是,在少量曾接受防跌運動訓練或家居改裝的高風險長者中,主要因曾經跌倒入院而獲物理治療,以及因離院而獲家居改裝。

 

調查結果分析

 

1, 逾廿萬高風險長者潛藏社區,未有篩查識別

據伯格氏平衡量表調查結果及本港長者人口推算,現時逾廿萬長者有顯著跌倒風險,更有逾十萬長者有多次跌倒風險,顯示社區長者面臨極大跌倒風險,在人口持續老化下預計風險將不斷提升。根據衛生署基層醫療統籌處建議,在長者求診 (medical encounter) 時應最少每年一次進行機會性篩查,評估長者的跌倒風險及提供預防服務; 香港物理治療師協會亦建議防跌風險評估和跟進應在社區普及和恆常進行,每年為65歲或以上的長者進行評估。然而,現時公營普通科及專科門診等,均未有根據建議系統性及大規模進行篩查,未能識別有需要長者防範未然。調查顯示,四分一長者因跌倒而住院,亦有一成多長者因此骨折,可見醫療系統未有防微杜漸,形成惡性循環加重醫院服務壓力。

 

2, 忽略預防長者跌倒「跌倒後才防跌」

跌倒是可以預防的,長者跌倒涉及內在及外在因素,故預防跌倒必須多管齊下按風險因素作針對性處理。舉例而言,由物理治療師提供強化肌力,伸展,身體協調和平衡的運動訓練,可有效減低跌倒風險; 物理治療師亦可針對筋肌關節痛,以物理治療配合儀器消炎止痛以預防跌倒,亦可於日常生活提供護理建議。家居安全評估,改裝及合適的助行器具亦可有效減低環境風險預防長者失足。惟現時公營物理治療及防跌服務嚴重不足,調查發現即使高風險長者不足兩成曾獲物理治療防跌訓練,不足一成獲家居安全評估與改裝服務。少量獲得防跌服務的長者,主要因嚴重跌倒離院而獲服務,可見現時服務後知後覺。

 

3, 申請家居改裝及防跌用具困難重重,基層長者未能負擔費用

根據本會及政府調查推算,不少居於公共房屋的基層長者有明顯跌倒危機,但房屋署只接受經專業人士 (如物理治療師或職業治療師) 評估及轉介之家居改裝,同時居於私樓的基層長者亦未能負擔工程費。因此,不少高跌倒風險長者需家居改裝亦求助無門,導致體弱基層長者無奈以水喉管,垃圾筒等等不安全物件為浴室扶手,極為危險。同時,各種防跌用品如手杖,助行車,防滑浴椅等等所費不菲,政府未有照顧基層長者需要提供經濟誘因,同時家居安全教育不足下,不少基層長者因經濟壓力而忽略家居安全。

 

4, 基層醫療健康落後,欠缺社區健康網絡跟進

長者跌倒涉及多重基層醫療健康因素,包括長期病患長者或服用多種藥物長者,或因副作用增加跌倒風險、視力欠佳長者亦因此較易跌倒、同時患有長期痛症亦有較高風險。現時公立基層醫療健康服務落後,長者欠缺護理下間接增加跌倒風險,舉例而言,醫管局專科門診中48.7%病人表示醫護人員沒有解釋藥物的副作用[4],視力方面眼科輪候時間可長達三年,另一方面本調查顯示七成長者患長期痛症,欠治療下不少長者只能長期依據止痛片稍減痛楚。此外,現時醫療系統重醫院治療而忽略社區健康,除欠缺防跌篩查外,曾經跌倒的長者在社區並無定期跟進及風險再評估,以致長者一跌再跌。

 

就此,社區組織協會促請政府當局:

1, 正視長者跌倒,於醫管局普通科門診、社區健康中心、地區康健中心及長者中心定期為全港居於社區的長者進行跌倒風險評估,識別高風險長者預防跌倒

2, 及早為高跌倒風險長者提供針對性預防,包括加設社區防跌診所,資助物理治療服務及職業治療服務,家居風險評估及改裝,以及購買防跌用品等

3, 盡快於全港十八區開設地區康健中心,提供慢性病管理、痛症管理及治療、眼科健康檢查等護理服務,改善基層醫療健康以減低長者跌倒風險

4, 於立法會事務委員會召開公聽會,促請社會關注及政府當局改善基層醫療及防跌服務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2019年4月29日

 

[1] 醫院管理局 (2017): 醫院管理局統計年報

[2] 醫院管理局(2015): Guideline for 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 of elderly falls

[3] 衛生署基層醫療辦公室(2016): Hong Kong Reference Framework Hong Kong Reference Framework for Preventive Care for Older Adults in Primary Care Settings Module on Falls in Elderly

[4] 醫院管理局(2015): 專科門診病人經驗及服務滿意度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