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婦女就業支援政策與服務研究報告 」新聞稿

基層婦女權利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與基層婦女權益關注組於五一勞動節發佈最新的「基層婦女就業政策及支援服務研究報告」,研究反映現時基層婦女的工作情況及需要,同時要求政府關注婦女就業權利及保障,支援基層婦女就業及兼顧家庭發展。

 

1. 研究背景

1.1 國際人權維護婦女就業,就業助婦女脫貧

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保障女性於就業方面的權益,指出「人人有不可剝奪的工作權利」,應「消除在就業方面對婦女的歧視,以保證她們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享有相同的權利。」亦應「鼓勵提供必要的輔助性社會服務,特別是通過促進建立和發展托兒設施系統,使父母得以兼顧家庭義務和工作責任並參與公共事務」。

 

ILO經濟學家艾克哈德·恩斯特(Ekkehard Ernst)指出凡是勞工市場女性參與率高的經濟,通常增速下行的機率較低。女性就業程度較高,不僅有助於加強一個經濟體抵禦衝擊的能力,它本身也是一個強有力的反貧困工具。可見,增加女性就業機會平等能成為滅貧的重要渠道。

 

1.2香港女性因照顧家庭,就業率低於男性

按香港政府統計數字,工資收入方面,女性收入中位數都低於男性,2018年的整體工資中位數是$18000,女性是$15700,男性是$200001新移民婦女的每月主要職業收入中位數於2016年為9,950元,較男性的11,880元為低2。根據婦女事務委員會「香港女性統計數字2018」,婦女就業率55.1%,較男性的68.3%為低,女性不加入勞動市場的主要原因為料理家務,百分比為35%,遠高於男性的1.6%,以致香港全職料理家務之女性達629,700人,男性則只有約1.74萬。不少婦女因照顧家庭,未能工作,陷入貧窮中。2013年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指出直至2018年,勞動人口將會開始下降,由2012年的58.8%減至2041年的49.5%3。勞動力減少自然會造成人手短缺的問題,引致不少行業空缺,特別是一些低技術而勞動力大的工作。所以政府開始從釋放婦女勞動力入手。

 

1.3女性貧窮率高於男性

現時全港人口7,391,700,3,999,200為女性,3,392,500為男性,根據扶貧委員會「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貧窮人口為137.7萬,女性貧窮人口為744,000,佔貧窮人口超過一半(54%),女性貧窮率為20.9%,較男性(623,200)的19.3%為高。

 

婦女貧窮人口,特別困難的為單親及新來港人士。女性單親人口為56545,較1996年的30409上升近一倍。4而根據扶貧委員會的2017年貧窮報告,新移民貧窮率為36.2%,估計來港不足七年的貧窮新來港婦女約二萬多。根據香港2016年中期人口報告-主題性報告:內地來港定居未足七年人士,整體新來港人士的就業率由2001年的44.2%提升至2016年的54.2%,但只計新移民女性只有46.9%,較本港婦女(50%)略低,而新移民婦女要照顧年幼子女的情況較本地婦女普遍,新移民男士就業率則高達73.2%,較本港男士(68.4%)為高。5根據扶貧委員會「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指出,因為她們大多從事低技術工種,家中又有兒童需照顧,所以收入較本地人低,其中近四成是生活在貧窮線下。

 

1.4香港幼兒入託率低

婦女勞動參與率雖然比男性仍有一段距離,而資料顯示數字有上升趨勢,顯示對托兒資源的需求亦有所增加。不過,根據香港保護兒童會研究顯示,香港幼兒之「等同全日服務入託率」(平均每星期使用正規託兒服務30小時之比率)只得13%,而OECD國家的平均入託率,則為35.2%,香港的數字仍有一大段距離,資源缺乏令女性難以投入職場。(香港保護兒童會,2016)

 

1.5 香港托兒服務不足

扶貧委員會的最新 2017年貧窮報告更顯示貧窮兒童數字達234000,貧窮率達23.1%,略高於2016 年。換言之,若這二十多萬有兒童的低收入家庭住戶需要出外工作以增加收入,會對托兒服務有一定需求,但現時0-3歲的各類幼兒中心名額只有30673個、9歲以下的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954個名額)66-12歲的課後托管5620個,最多可提供不多於4萬個照顧名額,供不應求,未能支援在職家庭需求,加上有的服務時間不合基層婦女工作,又不包接送服務,未能協助很多婦女外出工作。

 

1.6本港家庭友善政策不完善

但香港並沒有具系統的家庭友善政策,家庭假期或是彈性工作時間都是由企業自行安排,平等機會委員會及婦女事務委員會2006年之研究顯示,只有10.2%企業有制定正式的有關家庭友善僱用政策及措施,迄今無最新資料。

 

OECD(2001)報告指出國家若有政府提供良好的假期政策,企業亦會推行部份政策,但若政府未有任何政策支援,則企業亦難以補充政策缺失,故此政府於政策上的推動尤其重要。可惜香港的產假及侍產假均較為短,更沒有兒童照顧假。

 

為了進一步研究貧窮婦女的就業狀況、面對的困難及所需的支援,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於2018年12月至2019年3月進行「基層婦女就業支援政策與服務研究」,成功以問卷訪問了207名收入低於貧窮線的婦女。

 

2. 研究結果撮要及分析

2.1 婦女不能外出工作,九成四因照顧子女

研究顯示受訪基層婦女不能工作的原因,主因是因要照顧子女(94.2%),高於全港婦女(35%),亦高於2015年的同樣研究(82.3%),本港托兒服務發展嚴重不足,家庭主要靠聘請外傭照顧子女,基層婦女沒有經濟能力聘請外傭,又找不到相就照顧子女時間的工作,所以不能工作,自己照顧子女。

 

2.2 基層婦女就業率低,四成婦女家庭收入低於貧窮線四成

研究顯示受訪基層婦女之前曾工作的有72.7%,但現時的就業率只有27.9%,而且當中只有9.2%是全職,較全港婦女(55.1%)、OECD(61.2%),以至新移民婦女(54.7%)的就業率為低,因為不能工作,受訪基層婦女的家庭收入遠低於貧窮線四成,可見婦女未能就業,令婦女及家庭陷入貧窮狀態

 

2.3 婦女定型家務主力,兩性不平等,為兼顧家庭,近8成婦女工資低福利少也肯做

研究顯示婦女定型家務主力,82.4%無人可以分擔家務,每日要花幾小時,甚至8小時,照顧子女、家居清潔、買菜煮飯等,近8成婦女表示找工作以能兼顧家庭為首要條件,工作地點可以近家居,薪酬反而其次,為了照顧家庭,工資及福利較低的工作,婦女也肯做,31.7%表示工作無勞工保障,2.4%婦女工資低最低工資亦願意工作,反映兩性不平等,基層婦女處於弱勢,沒有選擇,婦女勞工受剝削,政府漠視基層婦女的選擇權。

 

2.4 婦女希望兼顧工作及照顧家庭,家庭友善政策首選彈性上班時間

研究反映照顧家庭的婦女以照顧家庭為首位,外出工作首要考慮亦是要同時可以照顧家庭,而家庭友善政策,過半人首選是彈性輪更制,再其次是五天工作,再次之是托兒服務,可見有急需向僱主推行家庭友善政策及作出立法。

 

2.5 托兒名額不足,質素亦令婦女擔心

現時托兒及資助減免費用的名額非常不足,但婦女對托兒的要求,亦不只是有人看管,三成多婦女表示擔心服務質素,不放心把子女交給他人托管,所以托兒服務除了在量方面要大增,亦要增強工作人員的培訓,而托管不單要看管,幼稚園開始便要包括功課活動及益智活動,不然托管回家,子女沒有做功課,婦女認為不可行。

 

2.6基層工作長工時無正常假期

66.3%婦女需要彈性上班時間,但僱主不肯安排,73%婦女認為現時最大支援不足是沒有平衡照顧與工作的政策,而婦女找工作被拒,被拒原因40.8%僱主嫌棄婦女不能假期工作,基層工時很多時要求假期要工作,平日才放假,對照顧子女時間非常不配合,可見僱主如要有足夠勞動力,實在需要設計多些上班時間彈性及配合照顧子女的工作時間。

 

2.7  58.9%婦女找工作被拒,家庭崗位歧視嚴重

58.9%婦女找工作被拒,被拒原因25.4%僱主嫌棄年幼子女,婦女帶子女上班被炒,家庭崗位歧視嚴重。政府在推廣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執法方面均不力,而婦女對此亦認識不深。

 

2.8三成多婦女勞工保障不足,婦女認知少

55.3%有工作的婦女都是做兼職或散工,但本港勞工法例很多時並不保兼職或散工,三成多婦女表示沒有勞工保障,17.7%更表示不清楚,可見有需要修改勞工保障,以涵蓋散工及兼職人士及加強勞工保障社區教育。

 

2.9七成婦女指現時資助制度不完善,工作不等於有助改善生活質素

7成受訪基層婦女表示政府的公屋、學生資助限額太低,覺得不能幫助應付日常開支。而事實,現時物價交通費均貴,家庭外出工作支出更大,76.1%婦女更表示影響日常生活安排,例如少了時間與子女相處,亦不能在特定時間買便宜的菜,結果收入多了,但支出也大了,而且不符合申請一些津貼。

 

政府對於非綜援貧窮家庭的資助制度不完善,例如:很多學生的資助,跟隨學生資助是全免而分配,家庭一旦收入超越學生資助的資格,成了半免家庭,便其他資助也沒有或支出很大,例如:完全沒有午膳津貼或關愛基金申請或其他各種津貼或托兒津貼,而學生資助一是全免,一是半免,少了3/4免的層級。結果高於貧窮線收入的家庭(70%中位數收入)扣除因成為半免家庭而要自付的子女學習支出/托管費後,其收入也是低於貧窮線,結果雙職家庭白努力一場,婦女身兼家庭及工作兩職,未能有助家庭改善生活質素。而在職津貼,又要符合工時及收入兩大條件,結果多工作那個月,符合工時,工資超額,少工作那月,工資超低,工時又不足,結果有些貧窮家庭一亳子津助也領不到。

 

而綜援的單親婦女,外出工作,最多只可以多$2400收入,根本上班搭車及用膳都不太夠用,令婦女難以借助工作以增加收入脫貧或給子女學習的機會,而有多名子女,更是杯水車薪,隨時得不償失,忙於工作而忽略子女教導。

 

2.10基層婦女網絡薄弱,缺乏社交支援

研究發現基層婦女的網絡薄弱,缺乏社交支援,13.1%婦女無人可以傾心事,三成婦女有突發事情,沒有親友可給予幫助,四成婦女沒有人可以介紹工作,可見婦女網絡何斯薄弱,何等孤單無助,令她們的行動靈活性也降低,極需支援。

 

2.11近六成婦女沒有參加再培訓課程,再培訓忽視家庭主婦的需要

近六成婦女沒有參加再培訓課程,7成原因是沒有人照顧子女,而再培訓課程大多要全日或有時假期亦要上課,對於要照顧家庭的婦女而言,根本難以參加,現時再培訓課程以全日為主,半日的不多,而且沒有津貼,令很多需要接送子女的婦女未能接受再培訓,只可以做最基層的工作,難以提升技能。

 

2.12新移民婦女面對歧視,發展受阻

研究顯示新移民在找工作中遭遇歧視,5.6%受訪婦女找工作曾被拒,因為僱主歧視是新移民,可見社會存在對新移民歧視,影響新移民的發展及改善經濟的機會及社交網絡。研究顯示三成婦女的學歷為高中或大專,但這些學歷者大都來自內地,內地學歷不被社會認受,基層婦女所任職的都是基層工作,所以收入難以提升。

 

3. 建議

3.1  政府應全面制定家庭友善政策及立法推行,尤其是彈性工時、照顧家庭假期、並改革及大力增加多元及完善的託兒服務等。

3.2  支援基層婦女發展社區經濟項目,發揮所長,包括:手作、社區照顧服務等。

3.3  政府應推廣及加強家庭崗位歧視執法,以免婦女因照顧子女而失去就業機會。

3.4  政府應放寬各項資助的申請資格及加設資助層級,鼓勵就業及多勞多得: 例如: 學生資助應分全免,3/4免、半免、1/3、1/4免,其他的資助亦應有類似層級。

3.5  政府應提高綜援工作豁免入息額,並因應子女數目而增加。

3.6  進一步改善「在職家庭津貼」,放寬工時要求等。推行負稅率政策。

3.7   改善再培訓局服務,全日制課程(就業掛鈎)包含半天課堂,應為半天課堂提供津貼。

3.8  政府應立法保障新移民免受歧視,並設立投訴機關,以維護新移民平等發展機會。

3.9  勞工處應為散工及兼職勞工提供勞工保障,並增強推廣勞工權益。主動聯絡僱主設計合適家庭主婦的工作。

3.10  政府應為新移民提供一站式適應指南及課程,讓新移民加快融入社會及建立社區網絡。

 

20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