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走訪 <九龍西無家者>及板間房及《社協無家者宿宿: 友家》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立法會 合辦

(1) 無家者宿舍服務: 遠追不上「無家者人口增長」

近6年露宿者人口增長創新高,社會署數字顯示(巳登記露宿者人口)由2013年的718人上升至2018年12月的1270人,無家者人口增長率76%。基於過去數年政府不斷圍封露宿地點, 部份無家者進入「廿四小時快餐店」及網吧, 社協2013至2019年調查顯示:

  • 全港「廿四小時快餐店」無家者亦由2013年的57人增加至2018年的448人(見表三: 社協研究),
  • 「平均再露宿次數」亦由2013年8次增長至2019年4.16次(社協研究), 可見「再露宿」狀況非常嚴重。
  • 香港的無家者宿舍服務追不上「無家者人口增長」, 過去8年資助無家者宿位只增長13%至166個宿位, 遠較上述62倍增長率為低,
  • 全港女性資助宿位只有5個, 亦追不上2018年12月全港129位女性無家者住屋需要(見表一: 社署數字)。

 

(2) 「圍封」不能解決問題需設立「無家者友善政策」

  • 2018年6月: 深水埔民政署/地政署成功圍封「欽州街行人天橋」;
  • 2019年1月: 深水埔民政署/地政署/警務署成功圍封「通州街天橋底」, 原本近百名露宿朋友「再露宿」於附近公園/隧道;
  • 2013年-2015年: 油麻地成功圍封渡船街天橋底4次, 原本該4處橋底露宿者, 四散於天橋底/公園;
  • 無家者人口由2013年至2018年增長為76%;
  • 2017年12月「油尖旺區無家者人口」佔全港為7%(佔全港第2位);(表二)
  • 2017年12月「深水埔區無家者人口」佔全港為38%(佔全港第1位); (表二)
  • 原來九龍西區佔全港無家者人口73%, 「油尖旺區」及「深水埔區」2區政府部門不遺餘力「圍封」, 結果2區無家者人口不跌反升, 反映「圍封無家者聚集地」無助於處理無家者問題, 此2區無家者人口繼續增長及佔首一二位, 由於本港缺乏「無家者友善政策」, 面對每次「圍封」無家者只能再露宿於更隱蔽位置、甚至24小時快餐店、網吧等, 反之, 台灣及美國紐約等地設立「無家者政策及法例」, 更開明積極地提及「遊民安置及輔導」!

 

(3) 無家者上樓3路不通

無家者上樓可考慮包括是租住私人樓、入住無家者宿舍、及申請公屋, 根據2019年2月社協「24小時快餐店無家者研究」顯示, 無家者「上樓三路不通」:

3.1  租住私人樓, 租住期只捱半年 

44.2%受訪者表示露宿前曾租住私人樓,受訪者最近一次上樓居住期中位數只有半年,  無家者再露宿「廿四小時快餐店」的原因是,近六成(57.3%)的露宿者表示因為「租金太貴」,亦有接近三成(27.2%)表示「前住所環境過於惡劣」。這說明露宿者面對著租金昂貴以及租住環境惡劣的問題。可見現時私人樓宇的租金十分昂貴,以單身人士綜援租金津貼上限1885元,只能租住床位板間房,因為環境惡劣及品流複習等問題,半數人因此半年後再露宿於街頭或廿四小時快餐店。

 

3.2  輪候公屋遙遙無期    67%沒有申請公屋

近8成人期望脫離露宿之後居住的地方為公屋。在公屋申請方面,顯示67.3%沒有申請公屋公屋,過半數受訪者不申請公屋, 因為輪候時間太長及手續繁複,只有約3成人(31.7%)正在輪候公屋,當問及為何久久未能排到公屋時,近8成人(78.1%)表示輪候時間太長﹐超過3成人(31.3%)認為單身人士並非政府編配公屋的優先考慮。這顯示公屋輪候太久﹐未能有效幫助露宿者。

 

3.3   宿舍住宿期限半年  「半年後無奈再露宿」

在曾再露宿的受訪者當中﹐超過6成人(61.8%)曾入住宿舍;事實上,現時的政府資助的露宿者宿舍住宿期 上限只為半年[1],非資助宿舍住宿期約為1-3個月,露宿者入宿舍半年如找不到合適單位﹐便惟有「再露宿」。

 

(4) 港台兩地無家者狀況比較: 香港不及台灣有法律保障

香港與台北無家者比較(見附頁), 於2018年12月香港巳登記露宿者有1270人, 而台北無家者人口為2585人, 「無家者男女比例」相約, 台灣無家者男女比例為88% : 12%, 香港無家者男女比例為90% : 10%, 社協特別關注「兩地對無家者不同法律與制度」, 台灣有《社會救助法》第17 條(遊民安置及輔導),以及內政部社會司於中華民國101年5月13日修正發布的《○○縣(市)遊民安置輔導自治條例範例》, 台灣根據此法例安置無家者, 反之在香港, 無家者分別在油尖旺區佔35.7%及在深水埔區佔38.1%, 而過去6年此2區的無家者聚集點多次被圍封時, 亦基於沒有法例或政策, 無家者無從申訴或保障自己基本權益。

 

(5) 台灣/紐約社區對無家者有更大接納

最重要在無家者與團體的爭取下,無家者在白天可將家當放置於台北車站及附近公園的指定位置,並由社會局負責統一發放雜物袋及專責人員管理,將物品井井有條地擺放,讓無家者與普羅大眾於社區共融地生活而互不影響,這個是十分值得香港借鏡,無家者與社區和諧共存,並非只有對立的關係。

美國紐約亦制定了「Housing First Model」, 更設立政府部門「Department of Homeless」, 每年政府帶頭為紐約無家者進行人口研究紐約為無家者設立(住宿期為5-7年)的過渡性房屋, 美國外展隊亦有常設醫護人手加入, 反觀香港, 自1999年後取消了政府(社署)帶頭的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香港社署資助無家者宿舍住宿期(60%宿友宿期上限為6個月)。

 

(6) 無家者需要 不為社會/政府注視

  • 女性資助宿位嚴重不足, 女性無家者由2013年至2018年, 增長303%至2018年12月129位女性。全港專為無家者而設資助宿位只有5個;(見表I)
  • 受訪者自評精神壓力時,近四分之三人(73.5%)表示感到精神壓力,但仍然可見他們面對著沉重的壓力,令他們的精神健康受到威脅。但當問及受訪者曾試過甚麼方法來處理精神壓力帶來的問題時,近一半人(48.8%)均表示未有試過用任何方法來解決精神壓力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建議港府:

「廿四小時快餐店的無家者」研究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建議
過去6年,「全港無家者人口」增長率高達76%;

「「廿四小時快餐店無家者」」暴增7.8倍;

 

(1)增撥更多資源予無家者外展服務(包括外展車及人手)
女性「廿四小時快餐店的無家者」較其他露宿地點為多, 資助宿位極不足; (2) 增加資助住宿服務的宿位,尤其是女性宿位;
再露宿增加, 平均露宿次數為4.16次;

露宿者房屋支援不足;

(3) 政府應主導興建社會房屋(包括廉價單身宿舍);

 

入息中位數較往年低,找尋居所三路不通:

  • 私樓環境惡劣;
  • 宿舍半年到期;
  • 輪候公屋太久;
(4) 延長宿舍住宿期至3年;

(5)重新設立租務管制;

(6)檢討非長者單身人士配額及計分制,增加興建公屋一人單位;

(7)將「非公屋、非綜援的低收入住戶一次過生活津貼」恆常化;

「廿四小時快餐店的無家者」身心需支援,現有服務不足  (8)增設醫護外展人手。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2019年5月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