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權利

兒童權利的需求

兒童們是獨立的個體:

兒童們並非父母或政府的私有財產,也不只是一個被生出來的人而已。在家庭的成員當中,兒童有與大人們同等的地位。在公約中對兒童的定義便是指:所有人類中,凡十八歲以下的皆為兒童。所以兒童人口的確占了全世界總人口數的一大部分,必須要特別仔細照顧到,因此政府有義務要為兒童們正式確立出一個人權的範圍來,這就是兒童權利公約存在的目地。

一個社會的安定與否對兒童未來發展,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 

雖然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已注意到全球兒童們迫切的需要,但由於基金會大部分的活動都需要經過長期的努力來與那些「無聲的危機作戰,如疾病、營養失調、和貧窮等。這些危機不但威脅世界各個國家社會,也會嚴重影響到了兒童們的未來成長。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兒童權利公約可以讓兒童們獲得應有的保障。

兒童始於一個完全依賴的生命:

兒童必須要依賴大人的養育和指導,才能逐漸成長獨立。一般來說,這個養育工作應由家庭中的大人來負起,但若照護者沒有辦法供給兒童的需要時,就必須仰賴社會來彌補這個缺失。在一些較粗劣的生活情況,如貧窮、不充足的健康照顧和營養、安全的飲水、居家環境的污染,這些狀況不斷的相互衝擊,破壞孩童們身心和情感上的發展。兒童們在成長中,很容易受到傷害,比大人們還要弱。因此實在需要兒童權利公約來保障他們的權益。

政府一舉一動,比社會其他團體影響孩童更大:

特別是政府在政策上的每一方面(如:教育、公共衛生……等),都會在某個程度上間接或直接的影響兒童們。但放眼全世界,有許多國家的政策並沒有把兒童納入考慮,甚至會危害兒童們的將來。以這樣「短視圖利」的心態制定政策,反而大多不能運作,造成失敗,對社會人民的未來反而帶來更大的負面影響。所以政府的政策必須考慮到兒童最佳利益,將兒童權利公約納入立法,才能真正保障兒童們的權益。

在政策制定過程中,兒童們的意見通常很少被傾聽及納入考慮的:

兒童們還不能投票,而且也沒有管道可以參與政策的制定。雖然很多的國家已開始認真傾聽兒童們對家庭、學校、社區甚至政府的一些意見表達,但這樣的改變,目前仍然還在初步的階段。在兒童權利公約中兒童有權發表意見,大人必須要適當地予以尊重。

大部分的社會變遷,對兒童們造成不均衡、且負面的影響。這些改變包括:

家庭結構的改變、全球化的趨勢、職業形態的轉變、社會褔利的緊縮等。孩童就像一個對社會和經濟改變的晴雨表,特別地敏感。在如軍事衝突或其它危險狀況之下,對於兒童們可說是具有極大破壞性的。

兒童們若沒有良好環境的培育,未來社會將付出巨大的成本:

從一些社會研究調查顯示出:孩童最早的體驗就是在家庭中接觸的照護者。所以一個良好的家庭環境會深深影響孩子們未來發展的方向。而孩童們將來發展,又會決定對社會是產生正面的貢獻還是負面巨大的成本。

全球都市化趨勢,兒童們也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在全球經濟上改變、不利的天氣狀況和一再發生的軍事衝突,已導致近幾年來世界各地城市面積的急速成長。在發展中國家裡的城市,有近一半以上的人是貧困的;當家人們從鄉村搬到城市時,孩童們的困境通常是更糟糕的。搬到城市使他們失去了家族間的扶持,而想要改善生活環境的美夢也因此破碎孩童們流落街頭行乞、收垃圾、搶劫、和做雛妓……等,已成為都市貧民窟的最佳寫照。

兒童權利的緣起

1924 日內瓦兒童權利宣言 第五屆國際聯盟大會,討論結果共有五項宣言。宣言中規定所有國家的男女不分種族、國籍都應承認人類負有提供兒童最好的福利之義務。
1948 1. 世界人權宣言
2. 第二次兒童權利宣言
第三屆聯合國大會,討論結果共有三十項人權宣言,這些基本人權成為兒童人權的基礎。同時在第二次兒童權利宣言發表後,加速草擬兒童權利宣言之內容,也促成了1945年第三次兒童宣言。
1959 第三次兒童權利宣言- 「關於兒童的權利宣言」 第十四屆聯合國大會,討論結果共十項內容,主要以上二次的宣言內容為基礎,再加以擴大,此次的宣言已有兒童權利公約的雛型。
1961 兩個國際人權公約 一個是指在民法和政治上的權利,另一個是在經濟、社會和文化上的權利。此公約是世界人權的一大進步,並也成為了將來兒童權利公約前四十一條制定之依據。
1976 兩個國際人權公約發揮效力,強力約束各國政府有義務並立法尊重和保障個人人權 第三十一屆聯合國大會決議,將在「關於兒童的權利宣言」發表滿二十周年的一九七九年,定為「國家兒童年」。
1978 波蘭提議 由於「關於兒童的權利宣言」並未具備拘束力,因此,波蘭等九個國家,就提案建議,應締結公約,以發揮其功效,立即獲得大多數國家的贊同。
1979 成立公約起草委員會 希望能趕在「關於兒童的權利宣言」發表的第三十年,完成兒童公約的草案提供聯合國大會討論。
1989 通過「兒童權利公約」 共54條,並對各締約國具有法令的約束力。
1993 在越南的「世界人權高峰會」 制定至1995年的目標 - 兒童權利公約的推廣與全球性的認可,並且在當年年底已有185國政府認可此項公約。
至1999年中 已有191國政府認可 只有美國和索馬利亞二國未參與,美國目前已有意願加入,但索馬利亞因為還未有一個有組織的政府,所以未能加入。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因被排擠在聯合國之外,亦未能加入,但有二十幾個民間團體籌組「台灣加入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推動聯盟」,積極朝二00三年加入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目標努力。

兒童權利公約概述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四大基本原則維護兒童的權利:

  • 免受歧視權利 (The equal rights of all children, prohibition of discrimination) (公約的第2條)
  • 以兒童的最大福祉為依歸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child, a primary consideration in all decision-making)(公約的第3條)
  • 生存及發展權利 (The right to life,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to the maximum extent of the available resources) (公約的第4及第6條)
  • 參與權利 (The right of participation) (公約的第12條)

簡介

  • 兒童權利公約的前41條主要強調,每一位18歲以下的兒童們的人權必須被重視和保護,而且這些權利必須依據公約的指導原則去實踐。
  • 兒童權利公約的42 – 45條,含括政府的義務,如推廣公約的原則、公約的實行、透過政府監督進展兒童權利的過程,使大眾都能了解、以及公告政府各機關之職責。
  • 最後的46 – 54條主要涵括了經由政府簽署及批准之過程和指定聯合國秘書長為本公約的保管人。

特質

兒童權利公約反映出現代對兒童應有的新觀念——孩子不是父母親的私有財產,也不是一個只靠施捨而無法自立的被動者。他們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且還可以為自己爭取權利的主動者。藉著兒童權利公約的訂定,全世界的兒童都可享有這權利和獲得保障。兒童權利公約有幾項特質,這幾項特質可以幫助我們來了解兒童權利公約的基本精神,下列就是這幾項特質:

平等性 
目前世界有些國家的兒童必須面臨饑荒、戰亂、性侵害、兒童勞力壓榨及其他類的人權侵害等。即使在同一個國家的兒童們,都會有不同的情況,例如生活在鄉村的孩童比較城市的孩童,可能較難有機會獲得良好品質的教育和健康服務。但兒童權利公約是屬於每一位兒童的,無論是任何地方的、任何種族、無論是有錢或貧窮的,都可享有兒童權利公約所有的權利。

加強基本人權和人格的尊嚴 
兒童權利公約的基本架構,就是著重在對兒童基本人權的尊重和人格發展的迫切。目前兒童權利公約是世界上被最多國家所認可且具法令功效的公約, 因此也最能真正確保兒童的權益。

強調和支持家庭或家人在兒童生活中的角色 
在公約中第2、10、18條特別指出,家是一個社會中最基本的單位,也是兒童成長及人格發展中最自然重要的一個環境。所以公約中,政府有必須尊重父母親對兒童們應有的責任,如提供照顧和輔導孩童的責任。政府也應提供家長們在物質上的援助和支持方案並防止兒童和他們的父母分離,除非經法院判決分開是必需的,對兒童有最佳利益時,才可允准。因為兒童們有權生活在一個充滿愛與關懷的家庭!

兒童們尋求尊重——

但在不影響他人的權利和義務下 
兒童權利公約強調兒童有權發表他們的意見,而且對於他們的意見也應予以尊重。但這並不表示對於兒童的意見要全然地接受。公約同時也明白地指出兒童有義務要尊重他人的權益,特別是父母親的。公約強調要尊重兒童們的發展能力,但卻不能在孩童還太小時就給他們權利為自己做所有的決定,因為兒童們的年紀還太小,還必需依賴大人。所以父母親應視兒童的成熟度來給予適當的權利。

擔保無差別歧視的原則 
無差別歧視的原則是基本人權其中之一條,同時也經由負責團體小心仔細的定義及監督執行。這是兒童權利公約中很強調的一項。

建立明確的義務 
在各國認可公約之後,政府必須將公約納入國內法令當中,這樣兒童權利才不會僅僅是一種口號,而卻緊密地政府施政相連結。另有政府施政報告可公布各國公約實行的狀況,而且還有兒童權利委員會做監督,相信兒童權利公權可以確實的實行出來。

公約條文

兒童權利公約的成果

成果

因為兒童權利公約的採用,使得在了解和保護兒童權利上有很大的進步。和其它人類歷史階段來比,現在兒童們在社會和政治議程上地位也較高了。因為現代民主化和許多國家漸對人權的重視,促使了這樣大的進步。由於近乎全球所有國家均認可兒童權利公約,也加速各締約國對其它基本人權的重視。而且目前有越來越多的政府承諾要推動「國家活動方案」與監督,以達到尊重與實踐人權。

下列是在兒童權利範圍內已可見的成就:

現今全球各地漸有專門針對兒童們的制度、組織、政策和兒童權利評估調查、及非官方組織和其他民間團體的出現,為兒童權利發出最創新和強而有力的聲音。

政府開始注重一些兒童暴力、剝削、虐待和遺棄等問題,公約的原則就是要保護兒童免於各種在身心上的暴力傷害。這使得兒童人權在世界各地漸受到保障,並且對未來燃起了新的希望。

因為公約強調「無不平等原則」,所以政府已開始注意到那些被遺棄和不見的孩子們、難民兒童們、在收容所而產生不良影響的孩童們、工作而被剝削及流落街頭或被綁架賣至國外的兒童們等,投注更多的了解及保護。

政府也被強制在兒童時期的定義上,要明確、符合兒童權利公約的大綱。

政府同時也要訂立一套明確及適合青少年的審判制度。為了維護社會的重建,要避免在任何可能的情況下公布其犯法的行為及剝奪他們的自由。

保障兒童的意見能被家人、社會及政府所傾聽並尊重和納入考慮上面,也已有極大的進步!

兒童權利知多少

什麼是兒童權利公約?

在1989年聯合國採用了兒童權利公約,詳加說明在世界的兒童們都有權利享有基本人權,就是有生存權、身心發展權、有權保護兒童們的發展能不受到影響、有權參與家庭、文化和社會生活。公約同時也規定締約政府應達到的所定最低標準,以保障這些權利,如應提供兒童在健保、教育、法律上及社會性的服務的落實。

兒童權利公約是聚集了世界各地的政府官員、律師、健保專家、社工、教育家、兒童贊助團體、非官方性組織、和宗教團體等,歷經十年的討論協商而完成。兒童權利公約是由史以來被最多國家所認可批准的公約,直到1999年十月已有191個締約國。

為何特別需要一個公約來保護兒童的權利?

雖然許多國家都有一些兒童福利的相關法令,但事實上有很多國家甚至連最低的標準限度都沒達到。兒童們遭受到貧窮、無家可歸、虐待、遺棄、甚至一些可事先預防的疾病侵害、不平等的教育權利及審判體制等。特別是少數族群的兒童們,他們的需求最容易被忽略。因為兒童權利近年來逐漸被許多國家所認可,因此對於兒童基本權利的了解及確保他們身心發展的重要性也已逐漸升高。公約給予大家一個非常明確的概念,就是所有的兒童都有權享有基本的生活品質,而並非只有少數有特權的人才可享有的。

在兒童權利公約中如何定義「兒童」?

在兒童權利公約中「兒童」是指凡十八歲以下的人。但在某些國家的法律可能會制定為比十八歲還小一些的年紀。

誰來檢定一個國家是否達到兒童權利公約所定的標準呢?

締約國有義務要向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報告其公約實施的狀況。在締約之後的兩年內要向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報告其國內的人權情況,並且之後每五年要報告一次。委員會有十位成員,是由各地的兒童人權專家或有著「高道德水準」的人所組成的。他們都是由締約國政府指定或選出來的,但他們並不代表他們的國家,而是獨立工作的。兒童權利公約主要的是針對政府是否有確保兒童權利,而非針對個人。所以委員會會監視各締約國是否有達到公約的標準,而不是要監督所有兒童的父母親們。

兒童權利公約是否就是將父母親對兒童的責任轉移至政府上呢?

相反地,公約相當強調的父母角色上的重要性,並且還多次在公約中提及。政府必須尊重父母對兒童的義務,如提供孩童們適當的指導,包括教導他們如何運用兒童權利公約的權利。政府有責任要保障及援助父母親們去履行他們養育孩子的基本義務。

公約怎麼說:

第五條 —— 父母及其他人員的指導 簽約國應尊重兒童之父母,或依其情節,因地方習俗所衍生的家屬或共同生活成員、其法定監護人或其他依法對其負責之人,以不影響兒童身心發展的方式,正確指導兒童行使本公約所承認的權利所應有的責任、權利與義務。

第十八條 —— 父母的責任
1. 簽約國應竭力使養育兒童是父母之共同責任的原則獲得認同。父母、或依其情節、法定監護人應對兒童之養育負主要責任,其基本關係乃是兒童的最佳利益。
2. 為保證與提升本公約所揭示的權利,簽約國應給予父母與法定監護人在擔負養育兒童責任時予以適當協助,並保證照顧兒童的機構、機關與部門之發展。

在兒童權利公約中第十二條說”兒童有權對影響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這是否意味著兒童可以告訴他們的父母親該做什麼?

不是的,第十二條的出發點是要鼓勵大人能傾聽兒童的意見並且在決定時能納入考慮,但這並不是說應給予兒童可超越大人的權利。這一條並沒有和父母的權利相衝突。在一些會影響到孩子們的事情上,父母還是有責任要表示他們的意見。同時第十二條也強調 「對兒童的意見應按其年齡和成熟度給予適當的看待」。孩子建立及表達看法的能力和年齡大小有關,大部份的大人對於十幾歲的孩童的意見會比學齡前的孩童的意見要給予較多的份量。這條著重在政府律法和父母管教的爭論點上,公約鼓勵父母、法官、社會福利工作者能在這條原則之下,考慮兒童的意見,並且做出對兒童最佳利益的決定。目前在很多國家,他們的立法都已有納入兒童們的意見喔!

公約怎麼說:

第二十八條 —— 教育
2.簽約國應採取一切措施保證學校校規之執行無背於兒童人性尊嚴並與本公約一致配合。

第十二條 —— 兒童的意見
2.據此,則應特別給予兒童在司法和行政訴訟中,依照國家法律之程序法規,由其本人直接或透過代表或適當團體接受審問。

兒童權利公約是否會影響到父母給予他們孩子在宗教和道德上的教導?

兒童權利公約尊重父母親有權給予他們的孩子在宗教和道德上的輔導,全世界的宗教團體也表示支持這項公約。所以這指出應該沒有任何理由去阻止父母親以宗教傳統的方式來養育他們的孩子。同時公約也體認到當孩子逐漸成熟後,就會開始有他們自己的想法,甚至會開始對宗教和文化傳統提出質疑。所以公約也贊成兒童有權利和自由去選擇他們自己的信仰。

公約怎麼說:

第十四條 ——(思想、良知及信仰的自由)
1.簽約國應尊重兒童思想、良知與宗教的自由權利。
2.簽約國應尊重父母與依其情節、法定代理人以不影響兒童身心發展的方式,指導兒童行使權利所應有的權利與責任。
3.個人宣示其宗教與信仰的自由,僅受法律所規定者與保障公共安全、秩序、衛生或道德,或他人基本權利與自由所必需者的限制。

兒童是否可以幫忙他的父母親處理家務?

兒童權利公約主要是在保護兒童不受到經濟剝削、造成他們健康危險、及妨礙他們接受教育的工作。公約不需要規定所有家庭中所有瑣碎的細節。在兒童權利公約中,從未禁止父母親要求他們的孩子能幫忙他們做一些安全和適合他們年齡的家事。同時如果有需要的話,孩童們也可幫忙父母從事在農場或商業上的事。但父母必須注意本國對兒童勞工的法令,若兒童幫忙家中在農場或商業上的事,公約規定這些工作必須是安全和適當的。工作不可危及兒童在公約中所保障的一切權利,如受教育的權利、休息及休閒的權利等。在符合這些條件下,兒童在家中幫忙父母親做事也可說是一種學習!增加他們的責任感,使他們更加長大。

公約怎麼說:

第三十二條 —— 保護兒童免受經濟的剝削
1.簽約國承認兒童有免受經濟剝削,從事可能危及或干擾其教育或對其健康或身心、精神、道德或社會發展的工作。

第三十一條 —— 休閒、娛樂及文化活動
1.簽約國承認兒童有休閒,從事適合其年齡的遊戲和娛樂活動以及自由參加文化生活與藝術的權利。

在兒童權利公約中是否有提及如何規戒兒童們?

在公約中特別明確清楚指出,應保護兒童免於任何在心理和身體上的暴力與虐待的規戒方式。因此任何涉及暴力的處罰方式都是違反規定的。大部分國家的法律都已有定義什麼形式的處罰是被認為太過或稱為虐待。公約中並沒有特別說明父母對兒童應該用什麼樣的規戒方式,但卻非常贊成父母們能用輔導的方式來導正孩子。其實還有許多的規戒方式是不遷涉到暴力、適合兒童目前的發展程度、將兒童最佳利益納入考慮的。這樣形式的規戒方式,才是最有效幫助兒童們學習了解家人和社會在對於他們行為上的期望。

公約怎麼說:

第十九條 —— 防止遭受虐待及遺棄的保護措施
1.簽約國應採取一切立法、行政、社會與教育措施防止兒童在其父母、法定監護人或其他照顧兒童之人照顧時遭受身心脅迫、傷害或虐待、遺棄或疏忽之對待以及包括性強暴的不當待遇或剝削。
2.該等保護措施,依其情節應包括提供兒童與照顧兒童之人以及其他各種保護方式與辨認、報告、參酌、調查、處理、追蹤下列所述兒童不當待遇與涉訟上所需的協助之社會計畫建立的有效程序。

兒童權利公約是否會影響到學校當局和其規戒方式?

公約特別指出無論何種形式的學校規戒方式都應先將兒童的基本人權尊嚴納入考量中。因此政府必須要確定學校的管理者是否有檢閱他們的規戒方針,除去任何涉及身心暴力、虐待、及忽略的規戒方法。公約中並沒有註明如學校制服、名牌號碼、唱國歌、或在學校的禱告等規定。只注重政府當局是否有違反公約中所訂定的權利。

公約怎麼說:

第二十八條 —— 教育 
2.簽約國應採取一切措施保證學校校規之執行無背於兒童 人性尊嚴並與本公約一致配合。

兒童權利公約對於兒童來說是否太難了?

若兒童對某些兒童權利有疑問時,父母處理方式得視兒童的 年齡來決定不同程度上的解釋。要幫助兒童們能了解他們的權利,並不表示就急於要他們倉促下一些對他們來說還太難 的決定和結論。公約鼓勵父母們若遇到有關孩子權利的問題 時,要以符合兒童不同階段所能接受的方式,適當的指導他 們如何行使兒童權利公約中的權利(第五條) 。父母和兒童討論和回答問題時的方式、以及對其規戒的方式,都應因兒童 的年齡是3、6、9、16歲而有所不同才對。當父母協助兒童去了解他們自己應有的權利和義務時,也就是為將來孩子的獨立自主定下基礎。

相關工作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