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SEN兒童和照顧者需要》 調查報告 記者招待會 新聞稿

特殊教育需要子女關注組

現時學前SEN支援政策逐步完善,但融合教育下學齡SEN兒童支援不足。為進一步系統了解學童和照顧者在校本支援模式下面對的問題,對比學前與學齡SEN支援政策差異性,協助政府改善學齡SEN兒童和照顧者的支援政策。本會於2019年3月至8月訪問了147名確診SEN兒童的家長,相關研究結果希望政府借鑑學前支援模式,以「人本」和「校本」雙軌制支援SEN學齡兒童。

 

1、背景資料

根據教育局定義,SEN兒童包括讀寫障礙、肢體傷殘、發展遲緩、聽障、視障和言語障礙,2018/19年度亦將有情緒問題的學生包含在內。統計資料顯示(2018年),全港共有1,027,100名18歲以下的兒童。當中有317,650名小學生和301,026名中學生在公營中、小學就讀[1],確診SEN學生人數有49,080人[2],佔主流學生人數的7.9%;再加上有7,659名SEN學童就讀於特殊學校 [3],2,121名SEN兒童就讀於英基學校、其他私立國際學校和私立獨立學校,學齡SEN兒童共58,860人。

 

在學前SEN兒童人數方面,由於無就讀於幼稚園的SEN幼兒統計數目,至2018年底,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特殊幼兒中心和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兼收計劃共提供7,322個名額[4],加上有5,142輪候人數,推算共12,464名確診學前SEN兒童[5]

 

綜合上述數據,保守估計在2018年全港確診SEN兒童 (學前和學齡) 至少有71,324人[6], 換言之6.9%兒童為確診SEN兒童,若加上懷疑個案,相關數字可能仍是低估。

 

近年政府在對學前SEN兒童的支援已大幅改善,在社會福利署的統籌下,確診的SEN兒童可輪候「資助學前康復服務」(即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兼收弱能兒童計劃及特殊幼兒中心) ,因平均輪候時間介乎13.1至19.6 個月之間[7],等候期間確診SEN幼兒可選擇參與「為輪候資助學前康復服務的兒童提供學習訓練津貼」的人本支援計劃或「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校本支援計劃,各服務彌補彼此不足。繼2018年10月政府把到校學前康復服務恒常化後,2019年10月亦將服務名額增到7000個,最新的施政報告中政府亦提到將於2020年初推行為期20個月的試驗計劃,在幼稚園或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為有特殊需要跡象的兒童提供早期介入服務,換言之學前階段未拿到正式評估報告但有SEN跡象的兒童也會受惠。

 

學齡SEN兒童的支援政策則完全不同,現時融合教育主要採用「校本支援」模式協助SEN學生,是由教育局向普通公營小學及中學提供現金援助,學校應靈活運用這些資源,並透過「三層支援模式」,照顧學生的個別差異。但「校本支援」的模式有局限性,包括支援缺乏針對性,各學校運用情況參差,忽視SEN個體的差異性,支援服務不夠到位,欠缺透明度,導致絕大多數SEN兒童在學齡階段支援不足 。即使港府於2017/18學年起將增加50 億元教育經常性開支,其中花逾6 億元為全港公營中小學各增加一個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常額教席,以改善校本支援,但仍無法解決SEN學童在「校本支援」模式下支援不到位,支援不足的深層次問題。

 

對SEN兒童支援不足,基層SEN兒童則最受影響,因家庭經濟匱乏,他們的發展亦因此落後於有能力購買私人服務及治療的兒童。在校因學業成績差,自信心受損,即使他們有不同的潛能,如音樂、繪畫、運動的潛能,也礙於家庭經濟環境而無法在坊間報讀相關的補習、興趣學習和訓練。而照顧者也因教育水準較低,無法協助SEN學童,很多家長經常收到學校職員對SEN兒童的行為、情緒和學業投訴,令照顧者情緒備受困擾。

 

2、研究分析

2.1基層SEN家庭情況

2.1.1近六成受訪基層SEN兒童有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照顧者壓力俱增

在147名受訪者中,71.4%的受訪者有1名SEN兒童,26.5%的受訪者有2名SEN兒童。確診SEN兒童中,主要集中為男童(61.9%),女童則有36.1%,有接近七成的兒童就讀於小學(69.5%),就讀幼稚園的則有14.9%。

而基層SEN受訪兒童中,主要集中為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57.6%)、言語障礙(30.6%)和讀寫障礙(29.9%)。而本港在公營中小學就讀的SEN學生,最多為讀寫障礙(44.42%),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24.23%)和自閉症(19.42%)。

 

2.1.2基層SEN家庭自力更生,超過五成靠工作維持生活

超過5成(51.4%)的受訪者靠工作維持生活,領取綜援/低收入綜援的佔32.4%,其餘靠積蓄或借貸維持生活。受訪者主要集中4人家庭(32.4%)、3人家庭(30.1%)和2人家庭(15.4%),當中有27.4%的家庭月收入為$9000元或以下,32.9%為$9001-14000元,而高於$20000元的家庭僅有5.2%。但受訪者家庭的開支每月亦有69%的家庭每月開支為$14000元或以下(33.6%為$9000元或以下;$9001-14000元)。 他們主要居於公屋單位(70.1%),仍有19.5%的受訪者租住套房/劏房/板間房/梗房。

 

2.1.3 照顧者學歷低,93%的照顧者只有中學或以下程度

SEN兒童的照顧者當中,93%只有中學或以下程度(53.5%為初中程度,28.2%為高中程度。11.3%為小學或以下程度),照顧者的教育程度遠低於本港(本港中學或以下程度的佔63.9%[8])。值得留意的是當中三成SEN照顧者為單親(25.7%為離婚、4.2%未婚、1.4%喪偶、0.7%正辦理離婚)。

 

2.2 SEN兒童在校支援情況

2.2.1超過八成的SEN兒童在校成績欠佳,接近五成的兒童中、英不合格

是次調查中確診SEN兒童在校成績不理想,81.2%的子女為中等、中下或差(33.3%差,16.7%中下,31.2%中等),而最近期考中有49%的兒童英文科不合格,44.9%的兒童中文科不合格。

 

2.2.2學校提供的支援服務不符合家長期望,七成家長不滿意校本支援

SEN兒童在校獲得的支援主要集中為言語治療(36.2%)、功課輔導(22.5%)和定期見學校社工(21.0%),但照顧者認為最希望SEN兒童在校得到功課輔導(58.6%)和對應不同SEN兒童提供的專業訓練,包括專注力訓練(49.3%)、情緒控制小組(37.9%)、言語治療(35.7%)和社交小組(34.3%),學校提供的服務不符合家長期望亦造成近七成的家長不滿意校本支援服務,認為服務不足的佔77.7%。

 

2.2.3融合教育實施20年,85.9%的受訪者不清楚SEN兒童支援層級

「學習支援津貼」主要以「三層支援模式」,將學生的學習困難程度由輕微至嚴重分為3個層級,局方每年按各層級的SEN學生人數而計算津貼額。學校須按 「個別撥款,整體運用」的原則,結合並整體和靈活地調配學習支援津貼,但2018年審計署發現,SEN學生所需的支援層級是由就讀學校決定。審計署指,教育局有就3個層級的支援水準向學校發放指引,惟相關指引原來沒有明確的準則,以供學校在判斷SEN學生屬於哪個層級,校育局亦無指引標明相關層級所需提供的支援服務類別。是次調查中85.9%的受訪者不清楚SEN兒童支援層級。

 

2.2.4  56.1%的受訪者兒童接受過學前SEN支援服務,學前和學齡支援服務現斷層

近年政府在對學前SEN兒童的支援已大幅改善,在社會福利署的統籌下,確診的SEN兒童可輪候「資助學前康復服務」(即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兼收弱能兒童計劃及特殊幼兒中心) ,因平均輪候時間介乎13.1至19.6 個月之間[9],等候期間確診SEN幼兒可選擇參與「為輪候資助學前康復服務的兒童提供學習訓練津貼」計劃或「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各服務彌補彼此不足。可惜相關服務待SEN學童上小學後則停止,因學齡SEN兒童支援服務由教育局統籌,服務現斷層。

 

受訪者中超五成有接受學前SEN支援服務,當中有36.4%的家長其SEN小朋友現時或曾經在幼稚園期間接受過「資助學前康復服務」、11.4%的兒童參加過「為輪候資助學前康復服務的兒童提供學習訓練津貼」計劃、8.3%的兒童參加過「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

 

2.2.5學前SEN支援模式採用「校本」和「人本」雙軌制,學齡SEN兒童支援局限於「校本支援」

學前資助模式無論「資助學前康復服務」中的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和「為輪候資助學前康復服務的兒童提供學習訓練津貼」均為「人本」支援模式,考慮到SEN兒童的個別差異,而為其提供相應的專項服務,SEN兒童除享用主流的幼稚園教育外,亦可在額外資源資助下至相應的專業機構獲取服務,而服務亦由認可服務機構的特殊幼兒工作員、心理學家、職業/物理/言語治療師提供的個別或小組訓練/治療及評估服務。在中央轉介系統轉介下,所有的服務提供者均為認可機構的認可人士,避免學校或家長因資訊不足或對服務了解參差,造成不知如何選擇服務或選擇的服務質素不達標的情況。

 

而學齡兒童則主要依賴「校本」支援模式,雖然學校有足夠的彈性運用津貼,但「校本」支援模式的局限性,則容易忽略SEN兒童的個別差異,學校提供的服務很難滿足個別SEN兒童需要,即支援服務針對性不足。是次調查中除功課輔導外,家長認為學校最需要提供的支援為專項訓練,而專項訓練中主要包括專注力訓練小組、情緒控制小組、社交小組、言語訓練、輔導服務和其他治療性小組。

 

2.2.6超過八成SEN兒童在校無見教育心理學家

本次調查中,81.9%的受訪者表示其SEN兒童在校無定期見教育心理學家,18.1%的家長甚至表示學校無提供有關服務。在接受服務的兒童當中87.09%的兒童每年僅見教育心理學家1-2次,而83.3%的兒童每次會見的時間少於30分鐘。可見現時教育心理服務對SEN兒童幫助非常有限。

 

2.2.7 83.9%公營小學有申請「加強言語治療津貼」,但78%的SEN兒童言語治療少於30分鐘

由2009/10學年開始,教育局以經常性津貼模式向開辦6班或以上,並取錄有言語障礙學生的官立及資助小學發放「加強言語治療津貼」,讓學校能更有效地支援語障學生,發展他們的學習、溝通和讀寫能力[10]。「加強言語治療津貼」津貼因專款專用,2018/19學年,獲得加強言語治療津貼的公營小學則有454間(83.9%),涉及金額約661萬。雖然覆蓋率高,但是調查中僅42.8% 的受訪者有言語治療,每年獲得12次或以下的言語訓練,但訓練時間頗短,當中78%的SEN兒童獲得的言語治療時間少於30分鐘(15分鐘或以下(11.5%)、16-30分鐘(61.5%)、31-45分鐘的佔17.3%、46-60分鐘的佔9.6%)。

 

2.2.8 約65%公營學校有聘請SENCO,但無受訪者在校定期見SENCO

雖然在 2018/19學年,約65%公營主流中、小學已增設SENCO,其餘學校將於 2019/20學年實施這項措施。但本次調查中,所有SEN兒童的家長均表示子女在校無定期見過SENCO,可見即使65%公營主流中、小學已增設SENCO職位,家長對學校SENCO的認識仍嚴重不足。

 

2.2.9學校提供的課外活動以短期為主,55.9%的SEN兒童無參加過持續半年或以上的活動

   當問到SEN兒童在學校參加課外活動的情況時,55.9%的受訪者表示無參加過持續半年或以上的課外活動,均以短期活動為主。其餘44.1%有參加過服務的SEN兒童,主要參加的為音樂類15.4%、運動類為24.3%、表演或視覺藝術類6.6%和其他佔7.4%。

 

2.3 SEN兒童在社區支援情況

2.3.1 近五成家長不清楚SEN兒童潛能,56.2%兒童礙於家庭經濟無參加社區中的任何活動

在147名受訪家長中有51.1%未有發掘到SEN兒童的潛能,亦有家長提到SNE兒童有不同方面的潛能,主要集中為音樂潛能(佔24%,主要表現是對音準、旋律、節奏和音質等的敏銳度和感受、欣賞創作的能力)、邏輯數學潛能(佔20%,有關數學思考和科學思考能力,能有效運用數字或推理,做抽象思考)和肢體動覺智能(佔17%,善於用身體或雙手錶達想法及感覺,巧妙處理物體和調整身體的技能)。

 

可惜的是即使SEN兒童有潛能,亦有48.2%因家庭經濟情況,在社區中無參加過任何活動,而參加課外活動的小朋友,主要集中為功課輔導班(19.9%)、申請基金(14.2%)和言語治療(13.5%)。值得留意的是,在調查中47.5%的受訪者所獲取的服務來自本會,而本會的所有服務均免費。當問及受訪者是否可負擔非牟利機構的費用時,高達56.2%的受訪者表示無法負擔相關費用。可見功課輔導和基金申請為受訪者首選服務,除非社區中有免費或廉價的課外活動助兒童發展潛能,基層SEN兒童即使有潛能,也未能參加相關訓練。

 

2.3.2 約14.6%的受訪兒童需要排期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輪候中位數為85星期

新症排期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需時較長,2017-18年如果被分流為穩定個案,排期超1.5年,

輪候時間中位數85星期[11]。是次調查中有14.6%的SEN兒童需要排期,而45.8%的小朋友需要定期覆診兒童精神科,主要集中為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自閉症和情緒問題兒童。

 

針對排期時間長,影響SEN兒童病情的問題,現時周大福慈善基金資助的「精神科醫療資助計劃」支援有經濟困難而需要接受精神科治療,在輪候公立醫院精神科專科門診期間的兒童,以免費或低廉的價格(低收入兒童支付$200 ,綜援受助人免費),可以盡快接受私家精神科醫生治療。

 

2.4照顧者情況

2.4.1 照顧者最擔心子女的學業和行為情緒問題,超過六成需要學業支援

本次調查中發現照顧者最擔心的是SEN子女的學業問題(包括功課問題64.7%、溫習默書、測驗、考試62.6%)、子女的情緒問題64.0%和行為問題60.4%。對於照顧者而言,他們不僅要面對衣食住行的問題,還要煩惱SEN兒童的學業、行為與情緒問題,當學校和社區無法提供免費或廉價的服務時,照顧者將承受具大壓力。

 

2.4.2 照顧者當中73.8%有情緒問題,主因是照顧SEN子女

當問及SEN兒童的照顧者是否有情緒問題時,44%的照顧者表示有,但無看醫生或覆診;29.8%的照顧者需要定期覆診,有29.3%的受訪者需要定期食藥。 亦有1.4%的照顧者因情緒問題曾入院治療,更甚者,有7.8%的照顧者表示現時或曾經有過自殺念頭。而照顧者的壓力主要來自於子女問題(93.7%)、家庭經濟問題(69.9%)、夫妻關係(28.0%)和住屋問題(26.6%)。

 

2.4.3照顧者要節衣縮食,每月花費$500-$1000SEN兒童參加補習、課外活動或訓練

受訪者表示最希望獲得的支援主要為對子女學業的支援(佔73.9%)、發展子女潛能的興趣班(56.5%),對子女情緒的支援(52.2%),對子女行為的支援(47.1%)和針對子女服務的現金券或現金津貼(42.8%)。因家庭經濟環境拮据,照顧者每月需要花費$500-$1000元為SEN兒童補習、參加課外活動或訓練。為了應付相應的需要,51.8%的照顧者會選擇減少其他開支,48.9%的家庭唯有節衣縮食、47.5%的家庭要遇到免費的活動才可參加、35.5%的受訪者無法只可選擇不讓子女參加。

 

3. 政策建議

3.1改善學前兒童升讀小學的過渡政策

  • 將社會福利署「資助學前康復服務」、「為輪候資助學前康復服務的兒童提供學習訓練津貼」和「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延長至學齡兒童

 

3.2 善用公私營協作模式彌補服務不足

  • 資助有經濟困難和正在輪候公立醫院精神科門診的兒童及青少年,及早接受私家精神科醫生治療,以免延誤病情;
  • 資助輪候評估的SEN兒童,及早接受私家或非牟利機構的評估服務。

3.3 採用「人本」和「校本」雙軌制協助學齡SEN兒童

  • 除現有「校本」支援模式外,為確診SEN學齡兒童提供每月1200元的現金資助或學習券,用於訓練、興趣學習和學業補習,以「人本」支援模式協助發展SEN兒童的多元智能

 

3.4 改善融合教育

  • 教育局應訂立指引,根據SEN的種類列明「學習支援津貼」不同支援層級相對應的服務,,亦應派發通告知家長每學期/學年學生所處的支援層級與將獲派的服務;
  • 教育局應效仿「加強言語治療津貼」,根據學校收錄SEN兒童的種類和數量提供各項針對性津貼,包括「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治療津貼」、「讀寫障礙治療津貼」、「發展遲緩治療津貼」等,確保協助校內不同年齡和種類的SEN學童得到相應的支援;
  • 提升「校本教育心理服務」和「加強言語訓練津貼」的覆蓋率,訂立指引規定三層支援模式下SEN兒童每年使用服務的次數和相應時間;
  • 根據不同學校取錄SEN兒童人數和支援層級安排學位教席的特殊教育需要主任;

 

3.5 改善對SEN兒童的照顧者支援

  • 加強家校合作,教育局應優化現行的「特殊教育資訊管理系統」(SEMIS),設立成統一的個案系統以辨識和跟進SEN兒童在學校和坊間參與支援服務的情況。
  • 設立照顧者津貼,擴大「為低收入的殘疾人士照顧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的受惠對象至所有確診基層SEN兒童照顧者,並按比例派發津貼;領取綜援或在職家庭津貼的家庭可獲額外津貼。
  • 19間家長/親屬資源中心需加強人手配置,讓更多SEN兒童照顧者受惠。

 

[1] https://www.edb.gov.hk/attachment/tc/about-edb/press/legco/replies-to-fc/19-20-edb-c.pdf  答覆編號: EDB 342

[2] https://www.edb.gov.hk/attachment/tc/about-edb/press/legco/replies-to-fc/19-20-edb-c.pdf  答覆編號: EDB 009

[3] https://www.edb.gov.hk/attachment/tc/about-edb/press/legco/replies-to-fc/19-20-edb-c.pdf  答覆編號: EDB 035

[4] 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fc/fc/w_q/lwb-ww-c.pdf  答覆編號:LWB(WW) 0118

[5] 學前SEN兒童情況

學前服務 輪候人數

(截至201812月底)

2018-19年度名額數目

(截至201812月底)

總數
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 2,849 3,454 6,303
特殊幼兒中心 1,472 1,888 3,360
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兼收計劃 821 1,980 2,801
總數 5,142 7,322 12,464

 

[6]在公營中、小學就讀的SEN學生情況

學年 學校級別 特殊學習困難 智障 自閉症 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 肢體傷殘 視障 聽障 言語障礙 精神病 總數
2018/19 小學 10,370 760 5,690 5,110 110 40 360 2,510 60 25,010
中學 11,430 830 3,840 6,780 150 60 310 360 310 24,070
總數 21,800 1,590 9,530 11,890 260 100 670 2,870 370 49,080

 

[7] 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fc/fc/w_q/lwb-ww-c.pdf  P264

[8] https://www.edb.gov.hk/tc/about-edb/publications-stat/figures/educational-attainment.html

[9] https://www.legco.gov.hk/yr18-19/chinese/fc/fc/w_q/lwb-ww-c.pdf  P264

[10]  教育局通函第25/2013號, 檔號:EDB/SH/OPSU/310/2IV

[11] 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panels/hs/papers/edhsws20180423cb2-416-1-c.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