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長者單身人士 住屋需要研究報告 2015

結婚並非必然,獨居情況蔓延

 

根據香港統計處數字[1]在2014年,全港有超過253萬人從未結婚,或屬「喪偶/離婚/分居」類別,佔所有15歲及以上人口的41.2%,反映成家立室並非必然,而有關人口正不斷累積。

2011年全港的一人住戶數目已從1991年的238,462戶升至2011年的404,088戶,由佔整體香港住戶的15% (1991年)升至佔整體住戶的17%(2011年)。從1991至2011年,一人住戶的增長率在過去廿年高達69.3%。相較整體住戶的增長率(49.7%)及二人或以上住戶的增長率(46.2%)而言,一人住戶增幅明顯較高,顯示一人住戶已成新趨勢,獨居情況不容忽視。

 

1.2  房屋政策失衡,置業遙不可及

    根據香港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2015年第2季),一人入息中位數僅為$8,000,相比上一季並沒有變化。根據最新一份《全球樓價負擔能力調查》顯示[2],在2014年,香港樓價中位數是收入中位數的17倍,位全球之冠。而根據當時《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2014年第3季),住戶入息中位數為$28,500,但當時1人住戶收入中位數只有$8,000(與2015年第2季一樣)。即使近年私人市場頻密推出細價樓,但樓價破頂新聞屢見不鮮,一人住戶想置業可謂遙不可及。

 

鑑於私人樓價難以負擔,住屋需求逐轉向資助房屋市場。政府在上年年底推出新居屋,單位只有2,160個,但接獲約13.5萬宗申請。當中,單身人士佔申請總數58%,反映單身人士需求踴躍。可是,是次新居屋並未有如之前「置安心」項目般為單身人士設配額。雖然美其名,單身人士同樣有入表申請機會。可是,房委會在選樓次序方面,家庭住戶較一人住戶優先,故最終要留待長者及家庭組別揀選單位完畢後,一人住戶方有機會揀樓,機會根本微乎其微。

 

除此之外,今年施政報告曾指出,探討市區重建局出售資助房屋單位的可行性,後來市建局宣佈將在啟德「煥然壹居」推出資助房屋單位。姑勿論樓價能否承擔,但是次資助房屋卻只限2人或以上家庭申請。單身人士連申請機會也被排拒於外,反映香港房屋政策無視一人家庭需要。

 

1.3 公屋政策嚴重傾斜,配額計分上樓無望

基於樓價高企,對於基層市民而言,置業可謂遙不可及,輪候公屋可謂改善其住屋狀況的唯一選擇。可是,在2005年,房委會檢討非長者人士申請公屋的問題,認為非長者一人申請住屋需求日增,將會削弱房委會協助有更迫切需要的家庭之能力。故房委會在同年9月29日通過建議,引入配額及計分制,將配額上限設定在最多每年2,000個,同時設立按申請人年齡等因素而釐定的「計分制」,並將非長者一人申請者剔除在公屋的平均輪候時間之外。雖然現時(截止2015年6月)公屋平均輪候時間達3.4年,但數字並沒有包括14萬以上非長者一人申請在內。

 

政府在2012年宣佈重設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下稱長策會),建議「優化」配額及計分制,包括增加每年配額,以及向年逾45歲的申請者提供額外分數,並逐步擴展至35歲以上的非長者單身人士等。而審計署在2013年發表《審計署署長第六十一號報告書》,也要求房委會需全面檢討配額及計分制機制。結果,在201410月,房委會通過《長遠房屋策略合理分配公共租住房屋資源》文件,修訂配額及計分制,將每年配額上限增至2,200個、申請時年齡每增一歲增加至9分、向年屆45歲申請人一次性加60分等,並在20152月生效。可是,是次修訂只增加每年最多200個公屋配額,但將計分制進一步修訂至以年齡因素作為分配公屋準則的重要考量,而漠視一眾單身人士的住屋需要,動輒需要輪候數十年方獲配屋的機會,令輪候人士上樓無期。

 

1.4  劏房板房租金高昂,一人負擔最為沉重

參考差餉物業估價署(下稱估價署)數字,近年私人住宅租金水平繼續破頂。自2004年至今,較小面積單位升幅更超過1.3倍,為眾中之冠。在前線經驗所得,劏房租金升幅更為驚人。可是,估價署一直未有為全港分間樓宇單位租金進行相關調查,致使未能掌握分間樓宇情況。

 

在2013年,長策會委託政策二十一有限公司完成的《香港分間樓宇單位的調查》,估算全港共有66,900戶分間樓宇單位,每月平均租金為$3,790,住戶的租金佔收入比率中位數為29.2%,但平均人均單位面績只有67.6平方呎。研究顯示,估算當時一人住戶有18,130人(27.1%),租金佔收入比率中位數為28%,比所有住戶中位數略低,但仍然佔收入超過1/4水平。可是,根據香港統計處近月剛公佈《香港分間樓宇單位的住屋狀況》,全港居於分間樓宇單位住戶共有85,500戶,相比2013年估算增加近28%。一人住戶有26,600戶(31.1%),更比2013年推算大幅增加近47%。其中,一人住戶租金佔入息中位數達32.7%,更是各個住戶組群之冠,反映租金負擔沉重。

 

自1998年及2004年分別取消租金管制及租住權保障後,租客在租務市場上更沒有任何保障。但單身人士輪候公屋受配額及計分制所限,付上高昂租金卻只能蝸居於惡劣環境之中,情況令人擔憂。

 

1.5 福利政策支援不足,漠視一人住戶需要

除以上人口分佈及房屋政策外,其他福利政策也明顯未能回應一人住戶之需要。截至2013年12月,超過一半(56.2%)居於私樓綜援戶租金高於租金津貼上限,數字涉及近兩萬戶。事實上,不少綜援戶所租住單位並非整個單位,而是分間樓宇單位,包括劏房、板房、甚至床位等。家庭住戶故然面對沉重租金壓力,但一人住戶問題更見嚴重,超過六成(60.9%)一人住戶面對超租情況,為各群組之冠。

 

對在職人士而言,預計下年度政府將推出「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下稱低津),但申請資格規定,只限兩人或以上住戶申請,變相一人住戶又再落空。雖然關愛基金宣佈,會第三次推出「非公屋、非綜援的低收入住戶一次過生活津貼」,以過渡因低津延遲實施而造成的空隙時間。可是,是次「三推」項目大有可能在低津實施後不再推出,意味屆時一人住戶將連僅有的援助也失去。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以下簡稱「社協」)一直關注非長者單身人士議題,並分別於2006[3]、2010[4]及2013[5]年對非長者單身人士住屋需要進行研究調查,以了解他們住屋的需求及困境。為掌握最新情況及變化,本會在2015年6月至8月期間進行是次調查,以探討非長者獨居人士最新住屋狀況。

 

[1] 婚姻及家庭狀況數字(2001至2014年)

2001年 2006年 2011年 2014年
從未結婚 1,681,100 (31.2%) 1,793,100 (31.8%) 1,881,200 (31.8%) 1,890,400 (31.1%)
喪偶/離婚/分居 479,700 (8.9%) 538,600 (9.6%) 612,100 (10.4%) 645,900 (10.6%)
已婚 3,226,700 (59.9%) 3,298,800 (58.6%) 3,418,900 (57.8%) 3,534,600 (58.2%)
獨居人士數目 289,032 (4.4%) 367,653 (5.5%) 404,088 (5.9%) 沒有數字

 

[2] 香港樓價負擔比率 (2010年至2014)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樓價中位數除以家庭收入中位數) 11.4 12.6 13.5 14.9 17

 

[3]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2006),《非長者單身人士房需要及計分制的影響研究報告》。

[4]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2010),《2010年非長者單身人士住屋需要研究報告》。

[5]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2013),《非長者單身人士住屋需要研究報告2012》。

5 × 2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ten + nineteen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